颜可可

走了。

买一送一

江波涛发现大学城有一家特别好吃的外卖,天天点,每回都是那个特别帅的外卖小哥。

色令智昏啊江波涛。他内心唾弃自己本质果然是个颜狗,手上却很诚实地又点开了这家店,点单支付一气呵成。

如果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可能他们会变成一场带有美食味道的兄弟情,但这一次,来送餐的是个十分活泼的小哥。

“歪?你外卖到了!快快快下来拿!”

江波涛吃惊。该不会是打错电话了吧!

江信江疑的他下了楼,从一个素未蒙面但好感已然掉至零下的男生手里接过外卖。他没忍住问了一句,我记得以前不是你送餐吧。

男生大大咧咧地把袋子递给他,噢你说周泽楷啊,老板把他辞了。

江波涛手一抖,不知道该不该追问一句怎么回事,对方似乎看出来他犹豫不决,索性交换了个微信,说反正以后都是他来送这片的外卖,懒得打电话了。

这哥们一看就是藏不住事的人,江波涛还没到楼上就收到了好几条消息,噼里啪啦一通解释。

周泽楷被辞退是假,不过短期内确实不会再送外卖了,据说老板嫌他长得好看,硬是放了他一个月的假。

“我没看懂这之间的逻辑关联。”

“你都不知道,自从他开始送外卖,咱们店里就没清闲日子。多少小姑娘都夜以继日地盼着他电话,老板忙的不行,把他直接赶出去了。”

现在小姑娘都什么素质?!

江波涛想骂人。

 

新来的外卖小哥长得也不差,但江波涛潜意识里依旧对他隐隐有几分敌意,连带着好几天都没点外卖。

结果对方先憋不住来找他了。

“大哥,你怎么最近都不点我们家外卖了!”

“虽然我比周大帅哥是差那么一点点,但也不至于就这样把我打入冷宫吧!”

江波涛哭笑不得。“难道我不点你家就要倒闭了?”

明明是用餐高峰期,身为外卖小哥居然回得飞快。

“这倒也没有。可能女生们觉得我还有几分姿色,勉强还能翻翻我的牌。”

对方插科打诨的功夫让江波涛有种在和相声演员聊天的微妙错觉,刚想吐槽一番就被重新挑起话头。

“所以你是为什么不点我们家外卖了?”

江波涛无可奈何实话实说。

“我这两天去隔壁学校做调研,一直吃的食堂呢。”

“隔壁学校?科大吗?”

江波涛边吃饭边回了个“嗯”。

“那你见没见着周泽楷啊,他就是科大的。”

江波涛顿时心跳如鼓,下意识抬头扫视一圈,无果后垂头丧气地回道:“没看见。”

科大学生不少,再加上赶着饭点,食堂里人头攒动乌泱泱一片。江波涛安慰自己,这种极小概率事件,碰不上才是正常的。

正惆怅的时候,微信又收到一条消息。

“你在几楼啊?我跟你说,一楼5号窗口的阿姨特好说话,你这种清秀的小帅哥肯定会多给几勺。”

江波涛看着餐盘里满满当当的菜肴,转头看了眼刚才排队的窗口。果不其然,5号。

这么巧的吗?他无意识弯起嘴角,余光瞥见门口的人群,某个略显熟悉的身影瞬间占据了整个大脑。

好的嘛,小概率事件。

 

桌上的手机震个没完,江波涛却无心理会,他很确定周泽楷也看见了自己,甚至在往这个方向走来,但一向伶牙俐齿的他连开场白都没想好。

他说不清这是什么感觉,就仿佛拥挤的人潮通通消失不见,满心满眼里只剩那么一个人。但这样的描述实在太过少女偶像剧了,江波涛绝不承认这里面有所谓“怦然心动”的成分,尽管他的心跳声已经盖过周围熙熙攘攘的喧闹。

很久之后他重提往事,周泽楷犀利地以一言蔽之:“小别胜新婚。”

“新婚个头。”

彼时的他们已经约定好相伴余生,诸如此类的玩笑或多或少都掺着些真心话,然而此时他们连相识都算不上,更别说什么新婚了。

周泽楷径直走到他身边,坐在对座,看样子不像是来吃饭,倒有几分领导视察的意思。

江波涛分不清自己兴奋和尴尬哪个成分更大一些,周泽楷的目光犹如实质倾注在他身上,他紧张得差点握不住筷子。

“江波涛?”

没想到是对方先开口。尽管语调上扬显出疑问,但江波涛就是听出几分笃定和意料之中,他警觉地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与他处处提防的态度不同,周泽楷坦坦荡荡大大方方。

“你的外卖单。”

行吧,下回写个“彭于晏”,看你喊不喊得出口。

江波涛自觉失策,低着个脑袋往嘴里塞食物。他不是故意想要冷场,但他拿不准自己在周泽楷心里是个什么模样,地位是高是低,形象是好是坏。

重点是,他搞不清周泽楷为什么找他。不可否认,他确实对周大帅哥有着些许非分之想,但做人除了想入非非还得有点自知之明,说不定人家只是想观察一下人类如何进食呢?

妈的。什么烂借口。

江波涛胡乱地勺着盘子里的饭菜,颇有点领悟食不知味味如嚼蜡的意思了。

他可不知道,坐他对面的那个人也正心如擂鼓。

 

周泽楷感到口袋里的手机轻轻一震,强忍着拿出来看消息的念头,心里默默把杜明的信用度拉低到垃圾级别。

若科大有个只看颜值的排行榜,周泽楷必然名列前茅,但他在同校女生心中一直是高岭之花的级别,只可远观不可亵玩。曾有学姐恨铁不成钢地哭诉,宁可他去搞基也不能容忍他喜欢别的女生。

于是这朵高岭之花毅然决然地走上搞基之路。

作为他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杜明对此喜闻乐见。倒不是说他对好兄弟搞基格外赞成,只是想到自己的情敌列表里少了个周泽楷,就忍不住想去操场放烟花以示庆祝。

所以当周泽楷委婉地向他询问如何追人的时候,杜·钢铁直男·追女神追了俩学期·到现在还没追到手·小明拍拍胸脯,表示包在自己身上。

“你们这算外卖定情了吧!”杜明费了半天功夫才挖出周泽楷的心上人是谁,心中暗自把来龙去脉一理,顿时惊到拍桌而起。“楷哥你做个兼职都能拐到对象啊!”

“不算定情。”周泽楷被他吓了一跳,“还没表白。”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表白啊,我跟你说,告白这种事情得卡着天时地利人和,稍有差错你这姻缘怕就吹了。”

狗头军师侃侃而谈,手舞足蹈间还颇有几分指点江山的气势。

“你对象脸皮薄吗?咱们喊楼他会害羞吗?他喜欢什么啊,要不先送点礼物刷下好感?”

周泽楷有点茫然。

他努力回忆江波涛的喜好,半天才犹豫不决地憋出几个字。

“……板栗烧鸡?”

杜明觉得自己僚机这条路怕是走不通了。

做不成僚机还是可以八卦的嘛。杜明贼兮兮地凑过去讨要江波涛的照片,嘴上说着替好兄弟把把关,实际上恨不得牵根红线把他们俩捆一起昭告天下。

周泽楷握着手机给他看了张照片,那是张五个人的合照,似乎是参加完什么活动,江波涛穿着正装冲镜头笑得格外腼腆温柔。

“你对象成年了吧?”杜小明战战兢兢。

“同级。”

“我看着不像啊……这脸也太显小了吧,不过长得确实挺好看的,眉清目秀,跟我们楷哥简直天造地设的一对!”

这话说的周泽楷十分受用。

 

他其实并不特别喜欢这张照片,穿着正装的江波涛有点局促,刚刚露出一点点笑意便被摄入照片中,与他熟悉的那个江波涛相差不小。

在他印象里的江波涛更偏向日常,接起电话时带点迷迷糊糊的尾音,似乎刚刚睡醒不久,穿着拖鞋踢踢踏踏地跑下楼,看见他时会弯起眼睛扬起一个明媚又兴奋的笑容,南方人特有的吴侬软语宛如嘴里含着蜜,每回听他说那句“谢谢你呀”总能看见齿间一闪而过的舌尖。

他能用无数词藻描绘脑海里那个少年,却始终一个字都不愿与他人提起。

杜明迫不及待地想掺一脚,参与并见证高岭之花脱单的伟大事迹保守估计能吹个十年八年的,他可不能错过这样的好机会。

“不如我帮你去送外卖,还能顺便探探消息。”收到对方凌厉目光的杜小明举起双手,“别开枪!是友军!”

周泽楷本能地觉得这是个馊主意,但处于对好友的信任,他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

一失足成千古恨。

杜明接管了他送外卖的工作后,便时不时给他传点消息。得知对方十分关心外卖小哥换人的问题后,周泽楷默默把杜明的信用等级调高了一个档次。

结果没两天,杜明就哭丧着脸表示,楷哥你小男友不点我们外卖了。

那岂不是换回去也见不到江波涛了?周泽楷还没来得及把锅盖在小明头上,对方就爆发了求生欲。

“楷哥,你对象肯定是嫌弃我长得没您帅了。”

“他审美很好。”

 

 

 

就在周泽楷快沉不住气的时候,杜明突然给他来了个连环夺命call。

“楷哥!你对象在科大啊啊啊!”

他不太想如此突兀地出现,但也不想就此失去一个见面的机会,电话那头的杜明拼命劝他,“赶紧吧楷哥,终于轮到咱们主场了!”

什么主场客场,喜欢这种事哪里分主次呢?周泽楷透过玻璃看见正在排队的江波涛,这个人光站着,就好似一枚星光,周围所有都褪去颜色化作夜幕,唯有他闪闪发光。

“楷哥,你看见他了没?赶紧上,别让他跑了!”

周泽楷不怕江波涛跑了,只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但如果不试一试,后悔的一定是自己。

他抬起头看着正机械地往嘴里塞东西的江波涛,清清嗓子刚要表白,对方就开始惊天动地的咳嗽,似乎呛得不轻。

这种时候哪还顾得上表白,周泽楷赶紧买了瓶水回来开好了递给他,犹豫半天不知是否该伸手替他顺顺气,最终是迎着他感激的目光收回了手。

怂啊周泽楷,你怎么这么怂?

江波涛咳了半天,算是对刚才胡吃海塞的行为自食其果了。呼吸平稳后,尴尬便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他握着矿泉水瓶仰起脸笑笑,“谢谢你呀。”

周泽楷慌乱地避开了视线交汇。或许是方才的咳嗽太过猛烈,江波涛眼睛里蒙上一层水雾,朝他看过来时亮晶晶地闪着光,勾心夺魄。

周泽楷自己明白,那是怦然心动。

 

 

杜明终于明白恨铁不成钢什么意思了。

“楷哥,你就这样把你对象放回去了啊?”

周泽楷只是笑笑。“等着。”

 

谁说一定要主场才有优势呢?周泽楷盯着手机里打过无数次的号码,按下拨通键。

江波涛正趴在床上打游戏,看眼就要大获全胜,忽然打进来一个电话。他也没多想,接起来懒懒散散地喂了一句。

 

对方稍稍沉默了一会儿,江波涛忽然福至心灵,一翻身坐起来下意识屏了呼吸,心跳声一下一下敲在耳际。

“同学你男朋友到了,下来接一下吧。” 

评论(38)

热度(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