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可可

走了。

行凶

古风背景。青梅竹马情有独钟。

周泽楷压着手中的一杆银枪直直挑碎了面前的木头靶子,太阳最毒辣的时候早已过去,但他额头仍是渗着细细密密的汗。地上七零八落散着的木头碎块还没人来清理,他也没打算就此停下,只不过枪头还未抬起便被一颗小石子敲中,当的一声格外清脆。

他把银枪收回背后,半侧过脸去看围墙上那个熟悉的身影,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耳边响起一道干净温润的少年音。

“周小将军,又在练武呢?”

江波涛翻身从不高的围墙上跳下来,拍拍衣摆上沾着的尘土,冲周泽楷行了个不伦不类的军礼。自幼便打算投身军营的周泽楷倒也不揪着他手上的错处,看似随意地把银枪往旁边的武器架上一靠,引着江波涛往附近的凉亭里走。

周家历代为将,自先皇在位时便封了侯,满朝文武皆知晓其忠心耿耿实乃良臣,当今太子又常与周泽楷比武打闹,明面上倒也无人置喙功高盖主手握重兵之险。而他眼前这个身着锦绣面容清俊的少年是江府的小公子,江南水乡书香门第养出来的少爷天生便带着文人墨客的傲气,也多亏江波涛本身性子低调,又生了一副好皮相,早早被钦点为太子伴读,不与民间书堂秀才相交,和周泽楷也算是青梅竹马了。

江府扎根于南方,伴读这一身份把江波涛硬拉到了帝京,长辈们思来想去还是放下了举家搬迁的念头,挑了几个府中器重的家仆一同跟去,也不至于让少年寻不得玩伴。只不过愈是名门世家愈讲究阶层分明,下人终究是下人,江波涛看着像个沉静的性格,实则少不了孩童顽劣,到了帝京不足十日,便与周泽楷结下了梁子。

临近仲夏,即便是傍晚也退不去炎炎暑气,江波涛喝了碗冰过的甜汤,舒服地半个身子都趴倚在石桌上,眼睫一抬说不出的狡黠活泼。他开了嗓子黏黏糊糊地诱骗周泽楷与他溜出去,美其名曰“寻些乐子”,只不过脸上掩不住的捉黠露出几分不可说的暗示。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出去“寻乐子”。自打二人初次见面那一场交锋,两边的父辈母辈便定下了约定,既然都是太子羽翼不若结为挚友相互照应,于是两人走哪都得相邀结伴。江波涛对舞刀弄枪不感兴趣,常常拉着周泽楷往脂香粉气的青楼里跑,与美人谈情说赋把酒言欢,醉了便轮到周小将军出马把他或背或抱带回府中。

周泽楷也因此阅遍京城姿容姣好的美人,从清高自傲的冷艳琴师,到勾魂摄魄的舞女胡姬,江波涛总有办法让她们心甘情愿献才弄艺。

满腹诗书的小公子往往喝得面颊绯红,一双明眸蒙着水雾,嘴里模模糊糊还吐露溢美之词,惹得美人们或羞或怯。周泽楷为了能把小醉鬼安稳带回去,不论香糯米酒还是西域烈酒通通一滴不沾,身处观局之位倒看得分外清楚——

这些大美人们压根没把江波涛当情郎,眼中柔情似水也只像阿姊宠溺幼弟,说到底还是江波涛这张脸的错,天真无辜的模样十分能激起旁人保护欲。

而在外人看来严苛冷漠不近人情的周泽楷眼里,世间万千貌美如花也不及怀中冒着酒气全然依赖自己的纤长少年。愈是把自己浸于习武,愈是能觉查出内心的真情实意,周家将士出生入死为君国,而他周泽楷一柄银枪却只护心上人。

什么青梅竹马,分明是红颜祸水。

他礼貌又克制地朝屋内风情各异的莺莺燕燕们略一点头当做告辞,抱着醉得不轻的江波涛转身去了客房。周泽楷刚俯下身把江小公子放在榻上,还未来得及理好被褥,便被对方攥紧了衣袖不肯松手。

江波涛迷蒙着眸子,借了些烛光分辨出眼前人是谁,用力扯着要把他拉上来。周泽楷拗不过,低声细语哄了好一阵才勉强让他乖乖窝在被子里,等他睡熟后熄了蜡烛侧身躺上去,不出十息怀里便靠进来个人。

不是没想过趁人之危吃干抹净,只是格外珍惜他对自己毫不设防的信任模样,于是迟迟不愿越雷池一步。周小将军抚着他的侧脸,指腹所触皆是温热细嫩的软肉,拇指无意间按在他唇瓣上。江波涛迷迷糊糊张口就咬,睡梦中又使不上什么力气,磨了半天牙连齿印都没留下,倒是柔软的舌尖反反复复顶着拇指那一小片皮肤。

周泽楷被他这番举动搅得心烦意乱,呼吸都灼烫了几分,分明时间地点都不算合适,可心底被撩拨起来的情欲却愈演愈烈。

情动不如行动

等次日江波涛悠悠转醒已是日上三竿,他模模糊糊记着昨夜发生了些难以启齿的事,却又一时浑浑噩噩不甚清明,直到打着哈欠要起身更衣时,全身酸疼使不上力的江小公子猛然忆起某些不可描述的片段,从脸颊到耳尖通红一片。

“周泽楷!”

约摸半个时辰后,刻着江府挂牌徽符的马车在街市中驶过,旁边还跟了匹马,上头坐着的正是周泽楷。

旁人只远远的瞧见周小将军撩开马车的侧帘子,露出里面那张清俊秀气的脸,两人说着说着似乎起了争执,小公子探出半只手握着折扇往周泽楷额前一敲,气鼓鼓地合了帘。

周泽楷也没继续纠缠着不放,脸上依旧是波澜不惊的模样,拽着缰绳配合马车慢悠悠地跟了不到一条街,便翻身踩着驱车人身旁的一点空余,掀开车帘踏了进去。

半刻钟不到便能觉出这平地上的马车有几分摇晃,偶尔还能顺着风听见几声江波涛提起嗓子斥骂的声响,时轻时重的不甚明晰。

没人敢挨上去探个究竟,只是在心里少不得要置喙几句了。

小将军这可真是当街行凶啊……

评论(16)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