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可可

走了。

请回答

没想到零点前弄完了……

很仓促。很感激和我一样喜欢他们的人。



01


“来看看下一个是谁……?”一群人围着茶几上那个啤酒瓶,既期待它停下又紧张瓶口对着的人是自己,唯有杜明十分兴奋,一直喊着停停停。 


轮回的团建活动向来随心所欲,有时是跑网红餐厅做测评,有时会去电玩城夹娃娃,甚至碰巧撞大运,能跟着方明华蹭方嫂一顿大餐。队里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多数情况下找不出特别心动的去处,不远处的KTV嚎一晚也是常事。


或许最近降温得厉害,于念吸吸鼻子表示自己这回就不跟着去闹了,技术部那群人也一个个找借口溜之大吉,方明华原本要糊弄过去,孙翔他们硬是打电话给方嫂求情,获得了一个特批的许可。


尽管人没往常那么多,但挤在包厢里也算是不少了,不知道是谁带起来了一股老歌潮,杜明扯着嗓子喊“2002年的第一场雪”,被大家集体嘲笑冻坏了脑子,更不要提那几个活宝放着精忠报国原声站在电视前噼里啪啦瞎比划了。


江波涛笑得整个人歪在周泽楷身上,录制的视频倒比他要稳得多,吴启发现了副队的小动作,恶狠狠地冲着镜头大喊一声“手机飞来”,被孙翔敲了脑袋训斥不许在麻瓜面前暴露身份。


大家其实喝的也不多,只不过借着醉意耍酒疯而已,江波涛向来自诩要做“最后一个清醒的人”,喝得极为克制,周泽楷喝酒会上脸,起哄灌上几杯也就放人了,而方明华仗着已婚人士的特权滴酒未沾,至于其他人……


群魔乱舞罢辽。


都说聚餐必玩桌游,只不过杜明吴启几个人都几乎丧失思考能力,孙翔捏着啤酒瓶子一饮而尽,抢过麦克风清清嗓:“真心话大冒险,玩的扣1!”


江波涛刚想吐槽这算什么古早游戏,忽然想起来或许是因为过于古早,他们居然一次都没有玩过。


于是他举起手回应:“扣1!”仔细一想拉起周泽楷的手也举起来,“小周也扣1!”


杜明凑在孙翔的麦边跟着喊,一声“扣1”气吞山河,闹到最后方明华也只好意思意思坐过来,看表情还十分嫌弃别人身上的酒气。


孙翔仗着自己是发起人,第一个转了瓶子。玻璃瓶转的路线毫无规律,要不是茶几够大险些要掉到地上,瓶口缓慢地划出一道弧线,指向被迫参与的方明华。


“……我退出。”方明华站起来作势要走,被杜明鬼哭狼嚎地拉住,到最后无可奈何地选了真心话。


大家对已婚人士总是充满好奇,七嘴八舌问了一堆,方明华一句都听不全,只好指了个吕泊远做代表。


“方哥你诚实一点,结婚后有没有后悔过?”


江波涛故意感叹一声“这真是送命题啊”,还要偷偷摸摸开着录音打算抓把柄。


方明华是什么人,这种题目每周都练个十道八道的,早就身经百战了。


“后悔当然后悔过啊……”周围人都是一副挖到料了的兴奋表情,方明华悠悠接上后半句,“后悔没有早点遇到她。”


肉麻的情话果真杀伤力巨大,把几个晕晕乎乎的小年轻直接震醒了几分,满脸都写着想吐。


不知道是不是开头提了个关于情感的问题,后面选择真心话的人都惨遭被扒情史,连暗恋小学同桌之类的不堪往事都抖了个干干净净。最可怜的莫过于杜明,纠结于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最终选择了前者。


然后就被迫当众背诵自己当初对唐柔一见钟情后记下的日记,虽然大部分已经记不清了,但还是在众人起哄下即兴表演了足足五分钟。


输家具有转动酒瓶以及免除下一轮中招还是自己的资格,杜明脸上还通红一片,却已然摩拳擦掌准备确认下一个受害者了,其他人紧张中也掺着兴奋——谁不想听别人的八卦或是目睹队友干糗事啊!


瓶子转的很快,一圈一圈的划着圆,一时半会儿没有减缓速度的趋势,大家都很是着急,恨不得伸手帮它一把。酒瓶滚到了桌边,极为危险地转了两圈,在即将掉落的时刻停了下来,瓶口对准了正在翻弄手机里一长串“把柄”的江波涛。


“……啊,这回是我?”


江波涛倒没有太惊讶。他这一整晚都没被转到过,运气不好的甚至中招两回了,连一向欧气满满的周泽楷都被迫坦白自己有喜欢的人,也该轮到自己了。


他做好打算如果被问及过往感情经历,就要装作从不早恋的好少年,反正咬死不承认他们也没话可说。


杜明作为提问者显然有些兴奋过头,他和江波涛中间隔着茶几,却整个人都像要扑上去一样,一副“终于等到此刻”的模样。


江波涛心里下意识有些警惕,还没来得及多想,杜明就开口了。


“副队,当初第九赛季我们拿下冠军的庆功宴,你和队长干什么去了?”



02

一石激起千层浪。 


江波涛几乎要被淹没在浪花里,瞬间呼吸就困难起来,脑子里闪过无数个借口可以圆回来,彼此衡量着想找出哪个更稳妥。身边的周泽楷忽然挨近了一些,握住了他的手腕。


江波涛小幅度扭过头去看他,包厢里开着暖灯,荧荧橙光映在周泽楷的眼睛里,竟有种直视夜幕星辰的微妙感觉。他认识周泽楷很久了,尽管对方确实长了张格外好看的脸,但自己早就产生免疫力了才对,这种恍惚间被美貌迷倒的经历真是随着相识时长的推进而少之又少。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


江波涛以为自己需要很努力才能回忆起过去,可是他就这么轻轻悄悄的一个对视,那晚的经过便从脑海里浮现出来了。


第九赛季结束的时候,他与周泽楷认识了三年半,他单方面暗恋周泽楷两年多,对周泽楷明示暗示次数累计突破五十次,收到对方似有若无回应不超过二十次。


其中大部分还是他自己心里安慰。


江波涛也不算很执着,只不过因为是周泽楷,所以他总是忍不住想试试看。


庆功宴上格外混乱,成功卫冕带给大家的兴奋感足以支撑到午夜,就算是俱乐部里最冷静最自持的人也抵挡不住这份喜悦,江波涛原本就没打算克制自己,到最后反倒还残留几分理智。


沙发上横躺着一两个人,有些已经趴在桌上了还和同伴碰着空掉的酒杯,方明华撑着额头在通电话,看他还能清晰讲话的样子,应当是要回去的。孙翔和杜明他们窝在茶几边不知道在玩什么,但看情况已经醉得不轻昏昏欲睡了,想必也闹不出什么大麻烦。


江波涛开始寻找周泽楷的身影。


按理说周泽楷作为队长,应该很受瞩目才对,但或许大家都习惯他少言寡语了,倒也没多少人凑在他身边,之前还看见他和方明华两个人围在一起悄悄说着什么,现在却只看见另一个人。


江波涛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找到周泽楷,他以为自己没有很醉,顶多是比平时稍微超一点点,至少脑子是很清醒的,但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找周泽楷。


想找到他,却并没有想找到之后要做什么。


转了一圈也没看见人,江波涛索性去洗手间打算洗把脸,刚一拐弯就撞上周泽楷。


周泽楷脸上湿漉漉的,应该也和他想法一样来洗了脸,大约是喝过酒的缘故,还泛着不自然的红晕,看见江波涛的时候忽然睁大了眼,有些惊讶的模样。


“怎么,吓到你了?”江波涛有些发晕,走过去扶着洗手台打开水龙头,还努力状似无意地调侃一句,“该不是在做坏事吧。”


周泽楷十分罕见地回应了一声,“是。”


这回轮到江波涛发愣了。水龙头流出的水划过手掌带走不少热量,也使他比之前更清醒了一些。他透过镜子映出的景象看见周泽楷倚在一边,灼灼目光如有实质对着自己的方向。江波涛低下头冲了很久的水,撩起一捧随意扑在脸上便关掉水龙头,还在犹豫要不要继续和周泽楷说点什么的时候,手腕上忽的一热。


他下意识抬眼对周泽楷对视,而后便看见了眼眸里盛着的半片星空。


原来粉丝说的灿若星眸是真的啊……只是怎么点点星光里,似乎还映出自己的模样?


再往后的记忆其实很模糊,江波涛甚至分不清到底是醉酒后的幻想梦境还是真实发生的奇妙经历。


从那个对视,到唇上轻轻的触感,再到浑身隐隐发热与喉间难以自抑的羞耻声响,他都仿佛置身于一场美好幻梦里。



03
江波涛的酒量并没有他想的那么好。


周泽楷试着替他挡了两杯,但自家副队某些场合格外爱逞能,明明走路都有些摇摇晃晃,却还坚持认为自己十分清醒理智。


算了,毕竟是庆功宴。周泽楷没再拦他,只在他倒酒时扶了扶瓶口示意点到为止,江波涛冲他眨了眨眼,一脸担忧的表情说道:“小周你不能再喝啦,我帮你吧。”


周泽楷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举杯一饮而尽,淡色的酒液顺着唇角划到下巴,聚出一小滴慢慢坠下来,印在微敞的领口下,隐约还要往里面滑进去。周泽楷不自觉地舔了舔唇,眼热地盯着那滴酒,心底有些微妙的想法蠢蠢欲动。


第九赛季结束,意味着他与江波涛相识三年半,他单方面喜欢江波涛三年,没有明示暗示,却被有意无意的撩拨超过五十次。


但他很难猜到江波涛的心思,或者说,很少有人能猜透江波涛的想法,大家总是下意识听他解释别人的意图与自己的战术,却不晓得这个副队长在赛场外究竟想什么。


周泽楷想知道。确切的说,他想知道江波涛是不是喜欢自己。


他有时候觉得江波涛像是兔子,生活中风吹草动这样的细微变化都能让他警惕起来,对环境气氛尤为敏感;有时候觉得江波涛是狼或是猎豹,这时候多半是在赛场,心思缜密顾全大局,总之是捕食性动物了;但更多时候,周泽楷看见他,就像看见楼下的那只猫,它有自己固定的活动时间与轨迹,对他递过去的食物也爱理不理的,偶尔会冲他喵喵叫或是撒娇似的蹭裤腿,但周泽楷分辨不出这是不是被人豢养的猫。


他也很想抱回去,只是总该确认一下,这只猫咪是不是无主的,以及愿不愿意和自己回家。


周泽楷是很有行动力的人,如果他决定做某件事,就一定会开始准备并努力完成。


当他决定要和江波涛在一起的时候,他就给自己订下了目标。


第九赛季卫冕庆功宴,是他往前踏出第一步。


方明华看出周泽楷的小心思,只瞥了他一眼,嘱咐道:“别胡来啊。”


在他看来这两个人早该捅破窗户纸了,实际上,压根就不存在什么窗户纸,只不过他们都想象着有什么东西隔在两人之中。或许这也印证了恋爱使人盲目吧,即便是自以为的单恋,也让人盲目到看不清对方心思。


等到午夜将近,庆功宴散的差不多了,江波涛早有准备地在楼上开好了房间,估计等会儿托人挨个把醉鬼扔进去就能收场了。周泽楷被方明华轻飘飘地敲打了一句,索性跑去洗手池借凉水压抑心底莫名的火星。


江波涛这个人啊,不算长相精致过人,也不会露骨地表现自己,怎么偏偏就是对他移不开眼呢?周泽楷不由自主想起江波涛的眉眼,似乎天生就该带着笑意,唇角微翘时隐约可以看见颊上很浅很浅的酒窝。他有点拿不准江波涛到底有没有酒窝了,只觉得越想越容易陷进那个浅浅的窝。


里面大约装的不是酒吧。他模模糊糊地思索着,江波涛喝酒很少的啊,平时倒是很爱喝大果粒酸奶,小冰柜里堆了快两层。说不准脸颊也是甜的呢?


周泽楷的嘴巴莫名干涩起来,不管舔几遍都缓解不了从心底冒上来的渴意。


这回是借凉水清醒一下了。他刚才甚至还在认真考虑要不要尝一口以验证假设,被水一浇带回些许理智,匆匆抹去脸上的水珠转身,恰恰好撞上那个填满自己思绪的人。


糟糕……周泽楷的目光忽然就移不开了。


到底,要不要尝试呢?


答案在对方与自己对视的那一秒轰然揭晓,眼睛是通向心灵的道路啊,只要在彼此眼里看见自己,就有了孤注一掷的理由吧。




04

“你醉了吗?”江波涛仍存有几分犹疑。他的嘴巴传来轻微的刺痛感,想必是刚才被含吮咬磨的下场,舌尖隐约还在回味那个不算温柔的亲吻,湿润滑腻又蛮横霸道,几乎要让他忘记呼吸。他可以很清楚地分辨出接吻对象是周泽楷,但他完全想不出一个理由可以解释为什么会发生这个吻,只好将所有不合理都归为酒精作用。


“江波涛。”周泽楷轻轻按着江波涛的后脑,稍一用力便将两人额头相抵,温热的鼻息相互纠缠在一起,“我想再亲一下。”


这是询问还是宣告?江波涛呼吸间尽是酒精与周泽楷的味道,他分不清到底是沐浴乳还是香水,但平日里清淡好闻的气味忽然极具侵略性,使他不自觉地呼吸急促起来,想往后拉开距离却被牢牢锁在周泽楷的控制范围里。他有些不满地盯着周泽楷,似乎是在控诉对方不正常的行为,却也没再想着抗拒。


周泽楷低笑了一声。他闭起眼睛再次覆上去,这次相较方才急切的攻城略地,显得格外轻柔小心。舌尖一遍一遍地舔舐着唇缝,挑开后又十分黏腻地在敏感的牙龈附近反复摩挲,撩拨到江波涛脑子昏昏沉沉全凭本能应对,下巴稍稍抬起背脊也绷直了,手指紧紧攥着周泽楷的衣领。


江波涛并不抗拒他的亲近,甚至松开牙关一副予求予取的模样,但周泽楷只在外围来回游弋,引诱着对方主动探出舌尖,后果便是被亲得更难以自持。


口腔里还掺着些许酒气,心理上的满足却已然足够压下微涩的味道。


江波涛被弄得手软脚软,此前喝下去的酒精仿佛都挥发出来,连耳尖都被蒸得泛红,垂着眼眸断断续续地发出含糊不清的鼻音。周泽楷听不清他在说什么,或许压根就是无意义的呢喃,但这无疑催生出更浓郁的情欲,催促着他越吻越深。


这并不是一个合时宜的亲吻。


周泽楷还算清醒,却首先做了十分冲动的决定,反观晕晕乎乎的江波涛,这下被弄得更混乱迷茫了。他下意识地半睁着眼凑上前,毫无章法地贴着唇瓣反复厮磨,嘴角被压着稍稍上翘,脸颊上浮现一个很浅很浅的酒窝。


这并不是一个合时宜的亲吻,但确实是甜的。


现实生活中并不存在那么戏剧化的酒后乱性,事实上,他们废了好大力气才把队友们安置妥当,几乎挨着枕头就沉入梦乡。


好在亲吻的buff持续时间足够他们第二天彻底清醒后坦诚表白约定余生了。




05

“副队,别卖关纸了!”杜明讲话已经有点大舌头了,却还执着于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江波涛回忆了一下,当晚去找周泽楷之前似乎确实听见过那群醉鬼喊自己名字,只不过含含糊糊地压根分不清是不是梦话。 


他悄悄把手收回来,转而与旁边那只十指紧紧相扣,周泽楷侧过脸与他对视一眼,却赶在江波涛揭晓答案前截下话头。


“去开房。”周泽楷十分冷静地顶着一阵鬼哭狼嚎缓缓补充道,“然后把你们搬进去。”


江波涛有些惊讶地挑挑眉,嘴角随着周围“真没劲啊”的抱怨声慢慢弯起来,露出那个很浅很浅,但是很甜的酒窝。


他伸手转动酒瓶,在瓶口对准周泽楷时阻止了它继续旋转的弧度,清清嗓子问道。


“周泽楷,你有没有后悔过?”


标准答案是什么来着?


“没有。”周泽楷十分笃定地回答,迎着那双映出自己影子的眼睛用力亲吻上去。



因为不论早点还是晚点,我们都会相恋。



评论(14)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