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可可

走了。

搭档

本文又名:我们仍未知当年他们分手的原因/分手原因对复合是否具有决定性影响/游策老师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不伦不类的杀手paro,假杀手真恋爱。




 听说组织上今天特意调派来一个外援,周泽楷对此不置可否。他不会拒绝这位临时搭档,但也希望对方至少不要拖后腿。他慢慢咀嚼着“搭档”二字,隐隐约约有些微妙的预感。


有队员喊了声,周泽楷顺势抬眼一探究竟,远远的看见那个身影就觉得格外熟悉,心头没由来地跳了跳,等真真切切看清对方面容时,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来者是江波涛,他曾经的搭档与副手,两人在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多次,总能凭着实力与默契逃出险境。周泽楷记不清他们分手的原因,他能记起三四年前的任务细节,却在回忆去年分手过程时模糊一片。


比起周泽楷心底还结着不大不小的疙瘩,江波涛显得十分轻松平淡,完全是一副公事公办好队友的模样,笑容温和又礼貌,伸出手朝他打了个招呼:“小周。”


这算什么。周泽楷憋着口闷气无处撒,只冷冷淡淡点个头权当回应,连个眼神都吝于交换,留他悬着半只手在空中不上不下无人回握。江波涛收敛了笑容也不觉尴尬,开始履行职责讲解行动计划和注意事项。


江波涛声音辨识度很高,说不上多有磁性,也算不得十分清亮,但周泽楷就是能从熙熙攘攘喧闹里准确抓住这缕音色。这个声线他听了两年,以至于时隔一年再听见的时候,周泽楷盯着对方手上浅浅的伤痕发起了呆。


“嗯,这是你们的任务,完成后直接返回安全区等待指令就行,其他的就交给我和周队。”江波涛下意识侧过脸把话题抛给身边的周泽楷,“对吧小周?”


这是他们之间心照不宣的暗号,周泽楷向来少言寡语,这种繁琐的任务讲解一贯交给细心谨慎善于言辞的江副队,但每次讲解完毕后,江波涛总要问他一句“对吧”,仿佛他给予肯定回答便是什么嘉奖一般。


周泽楷已然从晃神中恢复过来,按理说他该应一声,但对方越是这幅将过去抹掉粉饰太平的态度,他就越是恼火。搞什么啊,难道只有自己还在纠结吗?周泽楷十分生硬的驳了他面子,“我是队长。”


江波涛听懂他话里意思,索性也懒得装什么老好人,眉头一挑抱臂往后退了半步,“那你来讲呗。”


其他队员嗅出空气中暗含的火药味,纷纷大着胆子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无需重复,一个个开始检查着装和武器。处于碰撞中心的周泽楷反倒消去几分燥郁之气,他被江波涛这番明显不满的话语竟是顶出些许笑意,眼前这个检查弹匣的青年才算的是自己熟悉的那个江波涛,之前装出的成熟稳重表象被戳破后显得亲近许多。


至少能和工作伙伴区分开来了。周泽楷心不在焉地做着准备工作,眼角余光总能瞟见江波涛要么是叮嘱队友要么在擦拭刀刃,或静或动都能勾得他心底痒痒。


那把刀是他们第二次出任务缴获的,用江波涛的话来说简直是“一见钟情”,从此以后宝贝的不得了。周泽楷上次看见它还是在港湾侧区的仓库里,江波涛用它狠狠捅进对方腰腹,拔出来的时候飞溅的血液淋了他半个身子,而自己正因中弹而倚在墙角,明明疼到意识模糊,仍旧稳稳地端着手里的枪,用尽全力瞄准着敌人。


任务最终以两败俱伤收尾,江波涛险些被人废了双手,伤痕到现在还未褪去,周泽楷则是中了三弹,在ICU里躺了足足一个月。


自那以后,他们就解散搭档各奔东西,直到今天再聚首,周泽楷又是怀念又是不甘,恨不得揪着他领子质问为什么分手,却碍于任务硬生生咽下怒火。


你等着,任务结束后非得算算总账。


此次任务本身难度并不大,主要是最近人手不足才江波涛调来做外援,周泽楷跟着他潜行在夜色里,宛如浸入过去他们执行任务的回忆中。江波涛作为副队却总爱挡在他前面,问及缘由便开玩笑答道“远程都是脆皮啊”,久而久之他也习惯于这份心安与默契。


他们是能为彼此承担风险和坚守后背的搭档,也是愿为对方交付情感与软肋的恋人。


周泽楷与他交换过无数个掺杂着血腥味道的亲吻,也曾在狼藉一片的现场把他做到失神,再凭着自己的身高优势抱着他返回基地。


“没长啊。”他们藏在一个拐角,江波涛不用俯身他也能清晰的看见不远处的敌方动向,周泽楷目测了一下身高差,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江波涛反手将枪口对准了周泽楷,眼睛里除却被提及身高的恼火,还有几分难以掩饰的无所适从。他舔了舔下唇——周泽楷记得这是他无措时的下意识动作——微皱起眉警告了一声:“话真多。”


周泽楷没忍住,低低笑出了声。原来也没有表面那么云淡风轻啊,他们之中本就是江波涛更善谋算又格外记仇才是。


江波涛眯着眼瞥他,转身重新回到监视岗位,估摸着是暗自在心里记了一笔。


找回曾经搭档的感觉后,任务完成也就变得顺理成章起来,他们压根不需要交流便能领会对方并且迅速配合,这是无数次血与枪之中磨炼出来默契。


久别重逢的他们似乎比以往更为谨慎。周泽楷始终紧握着枪做好随时应战的准备,上次任务的血腥惨烈仍历历在目,他绝不容许自己犯下任何导致江波涛再度负伤的错误。而江波涛也不像过去那么追求效率,周泽楷能感觉到他时不时探过来的目光,一旦这边有情况便立马撇下眼前只差补刀的敌人跑来配合自己。


简直像刚开始搭档的时候。


但也有所不同,搭档初期他们连同收尾也会一起执行,反倒是后来越发熟悉亲密,这种耗时耗力的繁杂工作就都归江波涛了。周泽楷看着他清点现场以防疏漏的身影,纠结了一晚上的问题还是说出了口。


“当初为什么分手?”


江波涛挨个摸着尸体身上的枪支与备用弹药,听见他问的瞬间停顿了动作,顾不得地上的弹匣便急匆匆转身反驳:“是你提的分手好吗!”


这回轮到周泽楷茫然失措了,他哪想得到会被对方堵回这么一句,但他理智的思考了一会儿,果断坚定了自身立场。“不可能。”


怎么可能是自己提分手呢,他恨不得把江波涛揉进怀里宠到心尖,没理由提分手的。


江波涛一口咬定自己才是被甩的,边整理子弹边抱怨自己花了一年都走不出失恋阴影,还倒霉的被分配来支援前男友的队伍,原本想装作云淡风轻分手快乐,结果处处被针对——


“真是恨不得拿着机枪往你脑门上怼。”


周泽楷格外喜欢他这幅外人所不知的活泼跳脱,江副队是所有人的江副队,但眼前这个气鼓鼓的江波涛才是江波涛。


既然分不清到底谁提的分手,也都想不起分手原因,那不如顺水推舟当做没发生过。周泽楷懒得问要不要复合这种浪费时间的问题了,他径直走向还在碎碎念的江波涛,给了他一个轻触即分的吻。


江波涛似乎是吓了一跳,愣是盯着他看了半天,才存着几分迟疑开口问道:“现在能叫你男朋友了吗?”


何止能叫男朋友。周泽楷有些嫌弃地看了看四周环境,判定确实不适合某种剧烈运动后,只得收了收心底的旖旎念想,刚要继续之前那个过于轻柔的亲吻时,却被对方挡的严严实实。


“那男朋友是不是该帮我一起清理现场?”


周泽楷认命地亲亲他手背权当抚慰,默默在帐上又添一笔。


留着,回去慢慢算。


评论(12)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