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可可

走了。

非典型恋爱

实在太喜欢这个思路了,忍不住熬夜写完。

希望你们也会喜欢。




孙翔是无意之中发现江波涛和周泽楷不怎么聊天的。


当时他和杜明拉着江波涛三排吃鸡,自己不小心被狙爆了头,只能窝在队友旁边瞎指挥。江波涛带着杜明边开车跑毒边沿着外圈清人,听见手机震了几声也腾不出手,便随口让光荣牺牲的孙翔替自己看一眼。


“你帮我看看小周回我什么了。”江副队离了荣耀和魔剑士也玩的一手好枪,趁对方被毒圈逼得侧身从掩体中试图逃跑的瞬间轻点鼠标,左下角系统紧接着便刷新出了击杀公告。


孙翔又想看电脑屏幕又不得不听从指令划开手机屏保,一解锁就是江波涛和周泽楷的聊天框,里面干干净净的只有两句话。


“要不要一起四排呀?想试试上次那个打法。”


“好。”


孙翔老老实实转告给正在换狙的江波涛,放回手机的时候不小心下滑了聊天记录,往上翻出好几条,无一例外都是江波涛询问,周泽楷回答“好”或是“嗯”,连表情包都没发过半个。要不是孙翔早知道这两个人在谈恋爱,搞不好都要以为是什么工作伙伴。


周泽楷这么闷他倒不意外,只不过江波涛平时就算和他聊天都不至于这么言简意赅,还时不时转发给他一些格外傻气的段子和图片,怎么在对象面前这么木讷收敛,难不成是被周泽楷同化了?


他想象了一下队里两个闷嘴葫芦的情景,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孙翔还在胡思乱想,那边他的两个队友已然配合着在最后的圈里拼血将敌人围剿了个干净,屏幕弹出大吉大利的字样后,江波涛伸了个懒腰往椅背上靠,“等等小周过来我们四排啊。”


杜明听说周泽楷要来,俨然忘记刚刚那把的惊险刺激,一副胜券在握必定吃鸡的模样,还嚷嚷着队长加入得开个赌局才行。孙翔被他带起了几分斗志,打算一雪前耻拿下击杀最多的称号,把之前的疑问全然抛之脑后。

 



不怪孙翔思维发散,其他人要是知道周泽楷和江波涛聊天记录这么简短得可怜,也得怀疑这俩人是不是还处在恋爱关系了。


周泽楷在联盟里是出了名的少言寡语,而江波涛作为他的副队长,极为巧妙地填补了这个空缺,巧舌如簧算不上,但能说会道是各个战队都默认的,恋情刚暴露时大家都有几分玄幻的感觉,但仔细想想又觉得他们确实太过合拍。


方锐作为周泽楷同期选手中比较活跃的,有幸成为最早知道轮回正副队长内部消化这一惊爆新闻的那批人之一。


“你跟江波涛在一起了?”方锐急匆匆地给周泽楷发消息,“你俩可真是……取长补短!”


发完觉得有些不对劲,便又补了句:“我说错了,是金童玉女!诶也不对,该怎么说的来着,天造地设天仙配?”


周泽楷觉得俗得很,但好在都是些好词,勉勉强强也就接受了祝福。“嗯,谢了。”


方锐还有点意犹未尽,胡诌了好几个成语忽然话题一转,“我记得江波涛是天蝎座吧?”


“怎么?”该不是要搞什么星座匹配吧,周泽楷隐约记得这好像不是方锐的副业。


“我跟你说,你可得小心点,天蝎座都特别记仇,爱憎分明懂不懂,喜怒无常懂不懂,翻脸跟翻书一样快懂不懂?”


“你也是天蝎。”


“……所以我才懂这么多!这都是经验之谈,你听我的肯定能百年好合岁岁平安!”


周泽楷连个哦都懒得回,直接退出聊天框任由对方开始自娱自乐的成语接龙。


江波涛的生日很好记,四个1排出来总是让人忍不住要调侃一番,自己生日离得也不远,却被硬生生划进了下一个星座。都说射手座热情活泼又奔放,江波涛也开玩笑说小周是非典型射手座,周泽楷倒觉得江波涛才是非典型天蝎。


特别记仇、爱憎分明、喜怒无常、翻脸如翻书不能说完全不存在,但至少周泽楷觉得江波涛是个很容易懂的人。


就像江波涛懂他一样。


江波涛说“今天散步看见街角的甜品店下周一开张”,周泽楷便往下周一的计划上添一笔;江波涛说“感觉今天训练完成度有点低了,是不是配合有点问题”,周泽楷便拿着账号卡去敲他的房门;江波涛说“小明喊我双排结果刚跳完伞就撞别人枪口了,剩我一个人苟活到最后太惨了”,周泽楷果断决定接下来的整个星期都和对方绑定双排。


但也正如孙翔看见的那样,他们的交流格外简洁明了,完全不像什么热恋中的小情侣一般黏黏糊糊腻腻歪歪,不常在线聊天不说,周泽楷回复完“嗯”或“好”,江波涛也不会绞尽脑汁继续找他搭话,反正列表好友那么多,周泽楷无话可回,他还有其他人可聊。


聊天框里干干净净的,江波涛毕竟是男生,也不是什么喜欢撒娇的性格,比起情侣间的爱语,更多的是稍显亲密的礼貌性询问。


偶尔几句“要不要一起吃宵夜呀”或者“我听说小明他们又要聚众赌博了,周大帅哥要不要参加”,换做其他人大概会顺着往下聊上好半天,但周泽楷还是那么几句应和的话。


对他而言,内容是什么都不重要,“一起”才是最最吸引人的。


射手座嘛。再怎么非典型,行动力依旧不可小觑,与其和对象隔着虚拟网络发送冰冷方块文字,不如立刻去往他身边。



 

“靠了,有点浪漫吧。”孙翔叼着勺子边吃西瓜边含混不清地感慨,他趁着周泽楷被指使去买冰棍的空档,终于想起来之前的疑惑问出了口。江波涛没想到他居然想了这么多,有些好笑地稍微解释了一下。


他当然不是心大到男朋友对自己格外冷淡也丝毫没察觉的人,他只是笃定对方即便回复得格外简短,也绝非是不愿与自己聊天的意思。聊天框里的对话虽然少得可怜又陈善可乏,但还是藏着江波涛的小心思,看似随口一提的建议与抱怨,他都掐着时间等待对方的反应——当然不是言语上的,而是实际行动。


天蝎座嘛,哪有单纯和善的呢?


江波涛不知道自己在周泽楷心里被划作非典型天蝎,还觉得自己这种字里行间布满陷阱的做法实在太欺负人了,好在周泽楷每次都能交上完美的答卷,江波涛也愈发享受这种“独属”于自己的秘密。


“也不算欺负啊,小周一直做得好说的少嘛。”江波涛估摸着周泽楷快回来了,便收了个尾,“他有没有看穿我不知道,但既然只要我说他就会来,又何必说破呢?”


孙翔全然是一副受教了的模样,刚感慨完就听见和周泽楷一起去采购的杜明凑过来问他:“什么浪漫?”


江波涛对孙翔笑得温和无害,对方险些呛了口西瓜,咳了两声才回答。“我是说那个七夕出的技能特效挺浪漫的。”


杜明翻了个白眼槽他:“我们孙翔什么时候还关心技能特效了,别一到七夕你心思就跟着喜鹊瞎扑腾了啊。”


孙翔敢怒不敢言,气的多吃了两根冰棍。


 


消完暑几个人聚在一起开了局大乱斗,孙翔特意选了个丛林地图,决心就算自己施展不开也得让神枪不舒服。


江波涛看出他这点小报复,只笑了笑没提出异议。


大乱斗会将参与选手随机分散在地图的任何地区,方明华表示治疗拒绝打打杀杀,并主动请缨做公正公平公开的裁判,剩下六个人进图厮杀。


江波涛运气不错,被分在一个地势较高的坡上,周围掩体也不少,索性借着易守难攻的地形优势打算走苟活路线。另一边的孙翔倒是没走两步就碰上了吴启,交手没几招就让刺客窜入树丛失去踪迹,只能悻悻寻找其他对手。


江波涛就算打定主意要防守,也开始思考万一其他几个人联手围攻上来的可能性,于是他缩在一块石头背面,打开聊天频道私戳某位神枪手。


“小周,要不要结盟?”


周泽楷的初始地点说不上好坏,树丛密布对神枪既是优势也是劣势,几分钟前他听见武器相撞的声音,想来是孙翔碰上了其他人,但打斗时间格外短暂,应该可以排除杜明和江波涛。他正在边往反方向小心探索地图边思索对策,便收到了江波涛的私聊,回答自然是肯定的。


不考虑最后和江波涛的一对一,他们俩结盟对解决其他人来说赢面很大,至少可以完全避免自己一打五的惨烈局面。


神枪手警惕地在树林中移动,途中惊险地与剑客擦肩而过,成功到达高地与结盟队友会师。


江波涛已经把附近都踩了一遍,挑选出一小片视线绝佳的区域作为哨点,当神枪手出现在眼前时忍不住拉开聊天框,无视身后裁判婉拒狗粮的咳嗽声,“你不怕这是个陷阱吗?”


要说完全信任倒也称不上,周泽楷心里存着一丝怀疑,但边赶往集合地也边关注着其他人的动向,他险些遇上杜明的地点离江波涛提供的坐标离得还挺远,这么短的时间应该还不足以布下这么大范围的陷阱,于是他坦然走进魔剑士的攻击范围。


“不怕。”周泽楷就这么站在他面前回复,十分默契地同样无视了方明华愈发做作的咳嗽。


他们俩仗着地形优势就这么边等边聊天,地图那端的吴启从战法手里逃出去又碰上了在树林里瞎窜的杜明,树丛对刺客掩藏行踪是个不小的助力,可偏偏遇上的是一向走狂放路线的剑客,硬是被追了好几分钟,两人双双掉了不少血。


江波涛忽然给周泽楷发消息,似乎压根没在意他们还身处大乱斗之中。


“之前孙翔问我,为什么和你的聊天记录这么少。”


周泽楷下意识要反驳,一句“不少”还留在输入框,江波涛的消息就紧跟着来了。


“我猜他是想问为什么你每次都只回两三个字。”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必须坦白一件事。”


“我给你发的所有消息,都不是心血来潮随口一提。说我阴险也好狡诈也罢,我确实是有意识地在试探你,但这无关信任与安全感。”


周泽楷隐约听见身边恋人轻轻笑了一声,像是笑他自己心思过重,也像是掩饰某种看似坦诚下的羞涩。


——“我只是喜欢你毫不迟疑地应和我。”

 



与这句话一起出来的,还有吴启击杀杜明的公告,还没停留半分钟,孙翔击杀吴启的公告便顶了上去。


看来已经是场混战了。之前始终没参与打斗的吕泊远不知何时悄悄靠近了周江二人的集合点,周泽楷率先打出一枪逼退了对方的暗袭,柔道总是要近身才能打出伤害,但每当他要攻击神枪手,魔剑士总会恰到好处的放出控制,他还来不及解控便迎来倾泻而出的子弹。吕泊远没有恋战,找准时机转身躲回了丛林,大约是要和剩下的孙翔联手了。


果不其然,几分钟后出现在视线里的换成了战法,对方策略也很简单,吕泊远缠住江波涛好让孙翔去和周泽楷硬拼。江波涛也明白自己腾不出手支援周泽楷,但孙翔经过和杜明这个狂剑客的厮杀自然不可能是满血状态,这场2V2的结局差不多是摆在眼前了。


话虽如此,吕泊远和孙翔的组合也不容小觑,周泽楷费了不少功夫才勉强靠着位移技能拉开距离打空了孙翔的血条,没了战法的压力,神枪手果断配合魔剑士将柔道也一并送出地图。


这场乱斗也变为了正副队长之间的PK。江波涛虽然被柔道缠了很久,但本身控制技能繁多的他剩余血量倒也不少,反倒是连续击杀两人的周泽楷被孙翔打掉了不少血。


被击败的几个人也不懊恼,而是各自站队试图趁机开场赌局。


孙翔毫不犹豫站了血量更多的江波涛,杜明也跟着压副队,其余两个偏向爆发伤害高的周泽楷。被摆上赌局的两个人根本懒得休整喘息,魔剑士抬手便是一招波动剑直劈神枪手,对方稍微往侧面走位要闪躲攻击,却不料波动剑只是个幌子,真正读条的是个带有范围性控制效果的波动阵,周泽楷自然要开解控避免接下来的连套攻击。江波涛看他解了控也不停下攻击,反倒更执着于拉近距离,只不过攻击都是平砍低伤害而已。


操控者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旁观的孙翔却有些焦急,他看出来江波涛是要骗走周泽楷的解控,可对方解了控怎么不趁机再控?


周泽楷也疑惑,但他没分心思考,他正忙着抵抗格外“粘人”的魔剑士,平砍虽然不痛,但是对于血量已然不多的他来说也算是不小的危机。等到江波涛故技重施控住他的时候,周泽楷下意识按出解控才瞬间明白对方的想法。


江波涛之前始终边追边平砍,技能自然都处于随时可以施展的状态,即便被周泽楷耗掉了不少血,但魔剑士果断甩出一个控制紧接一套伤害技能,以最后的一点血皮获得了大乱斗的胜利。


其他人闹成一团对赌约争执不下,而周泽楷却无心考虑这场乱斗的结果。

 



江波涛站起身,脸上还能看出几分获胜者的小骄傲,隔着两台电脑的距离冲他隐秘地眨眨眼,“手下败将,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吃冰棍儿呀?”


周泽楷跟着起身作为应和,一直走到休息室才终究忍不住将恋人压在侧墙亲吻他仍含笑意的唇角。


只要江波涛费心设套,周泽楷就坦坦荡荡地踏进陷阱。


我束手就擒,等你来我心里。



评论(33)

热度(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