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可可

走了。

[X-Men/冰火]Crash

灵魂伴侣设定。

与灵魂伴侣说的第一句话会在成年时出现在手腕上。

对原剧情有改动,纯试水。


01

Bobby手腕上那句话不是John说的。


这对于情侣而言实在不算件可以随便糊弄过去的事情,尽管Bobby安慰John说认识这么久了记混也说不定,但是自己说的话总该是有点印象的。


至少Bobby手腕上那句“零分”,绝对不是自己说过的话。


那时候的他们尚且只是有些暧昧不清,而灵魂伴侣对他们而言又只是个模糊的词,但这还是成为了梗在他们之间的一根刺。


既盼望是自己记忆混乱,又理智地反驳自己不会出错。


直到John十八岁生日,手腕上浮现的那句话也不是Bobby说过的,这才算是尘埃落定了。他们都不是彼此的灵魂伴侣。


谁也不知道灵魂伴侣会在什么时候出现,而他们又都是变种人,对方要是个普通人怎么办呢?万一还带有偏见,那在一起的可能性也太小了。


他们还年少,还能凭着满腔勇气对灵魂伴侣的说法嗤之以鼻,甚至带有几分少年人独有的叛逆与质疑,但他们都不得不承认灵魂伴侣的力量确实格外强大。


那是1+1>2的高效配对。


尽管向来优柔寡断的Bobby难得坚定地表示,不管灵魂伴侣是谁,他只会和John在一起,但John还是难免怀有几分不够自信。


他本质上还是个刚成年不久的少年,别人给他的评价一贯是肆意倨傲,他也就默认了。


至少他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的,确实很自傲。


但少年人之间总会有无缘无故的攀比,Bobby的能力显然比John要强很多。这让John不由自主开始慌乱起来,他开始不择手段的提升能力,即便训练到受伤也咬牙撑住。


Bobby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拼命,于是再三承诺过如果遇到危险,自己会尽全力保护他。


但这无疑是火上浇油,John知道自己不该对他发脾气,但他控制不住自己。


他以为Bobby就算不善言辞,但还是与自己心意相通的。


他以为Bobby是不一样的。



02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产生矛盾,从初相遇开始,冰与火的交锋就没有停止过。


John很善于挑起Bobby沉稳表面底下翻涌的情绪,起初会是言语冲撞,等他指尖冒出火焰时,就会升级成一场少年意气间的争锋。


每当在外人眼里稳重可靠的Bobby露出认真而锐利的目光,他总是不由自主地燃起好胜欲。


也可能不止是好胜心作祟,但John知道自己喜欢这种感觉。


他小时候暴露能力,父母都无法将他看做普通人,鄙夷与畏惧让他们再没给予过John亲情的爱护。没有人教过他这是什么情感,他懵懵懂懂了好几年,直到见过身边好几对情侣之间kiss,这才隐约有了预感。


但他绝不会先开口。



03

本以为彼此都咬牙死撑着暧昧而不说破,却未曾想到Bobby竟是踏出最后一步的人。


平时做事迟钝又瞻前顾后的,对待感情倒十分果断而勇敢。


在被表白之后的一段时间,John都很是飘飘然,有种踩在云端的不真实感。


他既高兴又担忧,而灵魂伴侣这件事让他彻底慌了,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踏实,仿佛会在某个瞬间毫无准备的掉下去。


John不是很会思考这种问题,所以他只能执着于缩小两人之间的差距。


如果自己够强大,摔下来应该不会太疼吧。


他心惊胆战了很久,对方的灵魂伴侣却一直没有出现过,但Bobby的不理解还是让他很受挫。


或许真正的灵魂伴侣之间,就不会存在这种难以解释的矛盾吧。


他越是自我否认,就越表现的高傲自大。


这种对力量的追求最终让John选择投靠了万磁王。


Bobby试图拦住他,这个向来温柔而寡断的少年还没意识到这不是一场学院里的争吵玩闹。


他不明白为什么John那么执着于变强大,天赋这种东西,从来就是不公平的。


他换过很多种说法来劝说,“我觉得你这样就很好”“我会保护你的”“你没必要那么折磨自己”。


但迟钝如他从没说过后半句,“我会担心你啊”。


而那个时候,他以为未来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足够讲出这句话。


John披上外套回头看了他一眼,决绝地走进了冰天雪地里。



04

分别后,Bobby很难向别人解释清楚事情始末,或许因为他自己都还深陷迷茫之中吧。


直到某天有人安慰浑浑噩噩的他,“没关系啊,反正你的灵魂伴侣也不是他。”


他这才忽然反应过来,John的灵魂伴侣,也不是自己啊。


这也许能解释对方的离开,却难以平复自己内心翻涌不停的燥意。


明明那个炽热明艳的少年已经与自己分别了,但他从未如此烦躁过,仿佛浸在炎炎夏日里,冰雪也无法掩盖血管里泛上来的滚烫闷热。


他们没有写过信。万磁王并不会阻拦这种事,但Bobby知道John不喜欢写信。他甚至在自己给家里写信时烧过信纸,那时还只是有些傲慢的棕发少年与他对视了足足两分钟,才慢吞吞地解释,“他们不知道你是变种人才对你很正常吧……我的意思是,比如我,就没有家人。”


那时候他是怎么回答的,“我们不是家人吗?”


现在没人会烧掉信纸,但他已经没有想写的话了。


即便没有通信,变种人之间的消息依旧灵通。Bobby听说John比以前强了不少,应当是如愿以偿了,不知道他有没有遇到他的灵魂伴侣呢?



05

很快他就知道了答案。


Bobby在混乱的人群里看见了曾经熟悉的脸,身体比理智反应要快的多,他冲上去握住对方手腕,即便最后还是不欢而散,但依旧清晰地看见了那句印在上面的话。


“你有遇见那个人吗?”


“关你什么事?”


果然还是John的说话风格啊,尽管对方的回答模棱两可,但Bobby就是能知道他没有。


他甚至从对话里找出了回忆里的熟悉感,这让他有一点莫名的雀跃。


但下一秒,明亮的火焰就从对方手里窜出去,引燃了不远处汽车。


在爆炸带来的轰鸣声里,Bobby被人群推推搡搡艰难地逆着人流去够John的手腕,金发少年只留给他一个格外挑衅嘲讽的笑,就再一次分道扬镳了。


再下一次见面,John嘴角依旧挂着充满恶意的笑。曾经在学院时,他也喜欢笑,往往会用他最爱的打火机或者手指关节抵着看起来格外柔软的嘴唇,明晃晃地透着少年的骄傲与放纵。


Bobby不合时宜地走了神。他恍惚着回忆起对方嘴唇确实柔软得不可思议。


John看出他在晃神,却把这当做对自己的轻视。他抿了抿嘴,抬手间将火焰汇聚喷向曾经的挚友,或是恋人。


冰人显然还没认清状况,下意识地抵抗没用多少力气。


一个犹豫不决仍温柔耐心地劝说旧友回到自己身边,另一个早已逼迫自己与对方划清界限,张扬肆意的火焰与呼啸而来的冰霜碰撞,防守者未曾想过拼尽全力,进攻者却卯足劲想证明自己。


到底想证明什么呢?无非是告诉自己,只有赢过他,才能彻底放下。


谁也不会收手,谁也不会退后,但谁都不是赢家。


风霜与焰光交替着对撞着,彼此都看不清对方的脸。Bobby忽然厌恶起这种朦胧的不真实感,他非常非常迫切地,想要见到John。


冰雪的气势陡然弱了下去,这让John有几分疑惑,但一时收不住力量。当他指尖微蜷试图收拢火焰时,又觉得这十分荒谬。他原本就是来打败敌人的,胜券在握之际竟然心软,这不是个合格的……


下一瞬,火光熄灭。John睁大了眼睛盯着浑身覆满冰雪的Bobby,脑子里空白一片,甚至来不及说话,只觉得手腕痛得使不上力气,便额头一疼晕了过去。



06

人们只知道火焰会灼伤皮肤,却不知道冰霜也可以。极度严寒带来的伤害使John的整个手腕都冻到发黑,Bobby急忙松了手,但伤痕总是不可逆的。他低头检查伤势时却突然发觉,John手腕上那句指引灵魂伴侣的谶言,已然被覆盖得严严实实。


也许John再也找不到他的灵魂伴侣了。而这是因为我。Bobby模模糊糊地想着,分不清自己在高兴还是后悔。


但他没时间去找个角落认真理清思绪,凤凰之力的失控很可能导致不可预估的灾难性后果。


Bobby决定,如果可以解决这件事,他绝不会再放手了。


天意总不顺少年人的希冀。尽管最后没有酿成最可怕的后果,但依旧让他失去了很多人。那是未来很长很长的时间都无法抚平的伤痛。


他再也没有想过寻找自己的灵魂伴侣,当人们为了生存而焦虑时,是腾不出空去思考爱情的。


哨兵的步步紧逼使活着的人愈发喘不过气,Bobby只有在半梦半醒之际偶尔能见到那个自己曾经发誓会保护的人,但他能安稳睡着的日子越来越少了。


他甚至忙到快忘记自己手腕上的话了。


有些人也许直到死亡也不会遇见自己的灵魂伴侣。Bobby无意识地揉着手腕。但那其中一定不包括自己。


随着变种人的锐减,哨兵所携带的能力也愈发复杂多变了。


Bobby已经被磨砺得果决而有责任感,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优柔寡断的少年了,即便见到的哨兵使用出曾经同伴的能力,他也能快速反应过来。


但当他迎着铺面而来的火焰时,还是忍不住略微怔忡了几瞬。


他不确定,或者说,他不敢确定。


那是他见过的,最沉默最黯淡的火焰,是最不像火焰的火焰。


他拼尽全力,还是无法抵抗这股裹挟着无数爱恋与悔恨的炙热。


都说冰雪能掩盖火星,但能融化冰雪的,也只有火焰。



07

Bobby总觉得自己是特殊的。


这倒不是指他的异能,而是自打懂事起就隐约有种预感,尽管离他成年还有段距离,但手腕经常传来一阵灼热的刺痛。


他趴在课桌上胡思乱想。或许这是在暗示自己,灵魂伴侣是个脾气不太好的人,说不定会和自己打架,金灿灿的光芒格外耀眼……


年少时的冰人忍不住自嘲般轻笑了一声,自己可是个变种人,能和自己打架起码也得是变种人,但要在极少数人里找到命中注定的灵魂伴侣,那更是难上加难。至于刚刚模糊看见的金色,可能只是阳光太好晃了眼吧。


眼前忽的一暗,老师领着一个与他年纪差不多的少年向他介绍。虽然棕色的软发与稚嫩的脸颊让他看起来还是个孩子,但表情却十分倨傲,逆着光也让人能产生一种奇异的错觉。


仿佛正在沐浴着炙热而明亮的烈焰,但仍能分辨出其中的温柔。


“Bobby,这是……”


他猛的站起来匆匆打断老师,手腕烫的几乎要烙出印子,嗓子莫名沙哑。


“我们是不是见过?”


对方眨了眨眼,随着一声打火机的脆响,指尖窜出一簇漂亮的火焰。


“零分。”火光从Bobby的袖口蔓延开来,少年恶劣又得意地冲他笑,“这是什么年代的老土搭讪?”



08

世上或许有人终其一生也遇不到自己的灵魂伴侣,但这其中不包括Bobby。


当然,也不包括John。


逆转时空,重返有你在的未来。


评论(8)

热度(57)